每经记者:曾子建 每经编辑:叶峰

开年以来,连续分红10年的中国神华新高不断,高股息策略被市场高度关注。然而,一季度过去之后,公募圈多只高股息策略的主题基金交出成绩单,业绩情况却相差巨大。

其中,表现最好的浙商中华预期高股息A今年以来取得6.53%的收益,同类基金中排名第37位,表现不错。但是,其他以高股息为投资策略公募产品却表现不佳。如建信高股息主题股票,今年以来收益-16.04%;中融高股息混合-14.98%。此外,广发和南方旗下的高股息类产品,今年以来收益也亏损超10%。分析认为,同样是高股息策略,由于产品类型不同,导致收益差异较大,另外投资风格的漂移,也是重要因素。

高股息策略产品业绩分化明显

在牛市行情中,市场对高股息类公司的关注度并不高,股价的上涨幅度,远远超过上市公司分红带来的收益。然而,当市场处于持续低迷状态,高股息策略就格外受到市场关注。今年以来,以中国神华、兖矿能源为代表的煤炭股表现抢眼,很重要的原因正是它们保持了多年的高分红属性。

今年一季度刚刚过去,基金收益排行中,也有高股息主题的产品收益不错。比如浙商中华预期高股息A,今年以来取得了6.53%的正回报,在1815只同类的指数型基金中排名第37,算是交出了不错的一季度成绩单。另外一只表现相对较好的高股息类产品是恒生前海港股通高股息指数,今年以来-1.18%。

但是,其他以高股息为投资策略或者投资目标的产品,业绩却表现不佳。比如建信高股息主题股票,今年以来收益-16.04%;广发高股息优享混合,今年以来-16.73%;中融高股息混合A,今年以来-14.98%;南方高股息股票,今年以来-12.31%。

指数型产品表现相对较好

目前,公募基金中,以高股息为投资目标的产品既有指数型,也有混合型和股票型产品。记者发现,被动跟踪指数的指数型产品今年以来表现较好。

其中,跟踪中华交易服务预期高股息指数的浙商中华预期高股息表现最好,今年以来收益超过6%。

另外,跟踪恒生港股通高股息率指数的博时恒生高股息ETF,以及汇添富港股高股息LOF今年都取得超过4.5%的正收益。但是,跟踪中证沪港深高股息指数的银河高股息LOF,今年还是亏了1%。

相对较差的是浦银安盛中证高股息ETF,今年以来亏了10%。而该产品跟踪的指数,则是中证高股息精选指数。

可见,同样是指数型产品,由于跟踪的指数不同,取得的收益也有较大差别。

主动型产品全线亏损

相比指数型高股息产品,主动型的高股息产品表现就要差得多。

其中,建信高股息主题和广发高股息优享,今年以来亏损都超过了16%,中融高股息精选亏了约15%,南方高股息主题亏了12.3%。这几只高股息策略的产品,都是混合型或者是股票型产品,而这类产品,除了以高股息为投资策略外,更重要的就是考验基金经理的选股和研究能力了。

每经记者发现,尽管上述几只产品都是以高股息为投资策略(或投资目标),但一些基金经理却存在风格漂移之嫌。

以建信高股息主题为例,该产品为股票型,规模6.35亿,基金经理为百亿基金经理陶灿。而该产品的投资目标是,投资于具有持续高股息分配能力且估值相对合理的优质上市公司,力争实现基金资产的中长期稳健增值。此外,该基金在产品资料中,对高股息股票做出了界定,所谓高股息股票,是指流动性好、历史上连续分配股息、股息率高且股息分配未来可持续的上市公司。另外还表示,入选基础库的公司,需要有稳定的股息分配政策“最近3年内至少有2次股息分配记录”;“最近一年的股息率高于市场平均水平”。

不过,再看建信高股息主题股票基金的持仓,却是以新能源主题为主,比如天齐锂业、杉杉股份、中科电气、宁德时代等,都是锂电池板块。而第二大重仓股晶盛机电,这是太阳能概念。

再看其第一大重仓股天齐锂业,2018年进行过10派1.8元的分红之后,2019年,2020年和2021年,都没有进行过分红。而第十大重仓股诺德股份,2018年开始到2021年,同样是从未进行过分配,该公司近10年来,仅仅在2017年度进行过一次10派0.39元的分红,但这和“高股息”的概念似乎也毫不沾边。

业内人士认为,建信高股息主题股票虽然以“高股息”作为投资目标,但是从投资布局来看,似乎更看重的是以新能源为主的行业赛道。而其重仓股,除了上述天齐锂业、诺德股份等较少分红的公司外,其他公司虽然也有分红,但确实算不上高股息。比如该基金持有的宁德时代,2018年上市以来,在2018年度10派1.42元,2019年度10派2.2元,2020年10派2.4元。但以2020年为例,其股价已经涨到200元之上,每股0.24元的分红,股息率实际上很低。

尽管建信高股息主题股票基金的相关文件,并没有明确表示只能持有高股息的股票,但是在今年的市场环境下,如果基金经理能够坚守“高股息”这一投资目标,或许业绩也就不会那么难看了。

每日经济新闻